山东LHF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531-85927238

全国咨询热线



山东LHF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先生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产业研究

儿童网站已形成产业链 29元套餐含多部视频

更新时间:2020-09-03 07:47 点击数:


  我国对制作、、浏览、持有包含儿童题材信息的行为,利用网络对未成年人实施侵害行为等未有明确,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加大对网络儿童和网络猥亵儿童的打击力度。

  “昨晚,有网友反映Shotazone等网站涉未成年人的图片和视频等内容,涉嫌我国法律法规。我办已协调相关部门对涉事网站进行了处置。同时,对其中的相关涉嫌犯罪线索将深入,落地查人,依法严厉打击。”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在8月9日发布微博称。

  近些年,儿童犹如疯长的野草一般,频繁出现在网络而又难以根除,在高压打击力度之下,仍会以多种方式在一些隐晦的角落冒出头来。

  对此,多位专家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儿童网站危害性巨大,需要多管齐下进行防范和打击。从法律法规上完善对网络儿童问题的,平台也应建立和完善网络儿童和网络猥亵儿童的举报和处理机制。

  通过对网上信息的筛选,记者了解到某境外博客网站暗藏大量的儿童图片及视频。在注册该软件后,记者通过搜索“萝莉”“幼女”等关键词,找到了相关内容。同时,大部分内容中都含有“添加微信或QQ即可获取更多资源”的字眼。

  记者根据内容中提供的联系方式,通过QQ添加了一个名为“爱人”的网友,对方随即给记者发来了一张图片,标明了各种儿童视频的套餐价格。记者以验证套餐真实性为由,让其发几张图片,对方对此非常谨慎,将图片设置成了闪照(阅览后就会自动)。在确认真实性后,记者想继续了解内容的来源,对方却只字不提,并表示这些视频都是自己花钱买来的,但当记者询问“最多可以买多少时”,对方又改口称“若是买的多就可以教你”。

  相比境外服务器转QQ的,利用境内服务器儿童视频的形式就比较复杂,甚至衍生出了骗钱的行为。记者通过搜索随机加入了3个QQ群,群内对了禁言模式,并要通过管理员提供的套餐或者群号码重新加群。

  记者分别选择了29元的入群套餐和9.9元的入群套餐。29元的入群套餐中包含的视频十分繁杂,视频内容不仅有儿童,还有很多海外影片,链接极易失效;而9.9元的入群套餐则是一种骗钱方式——管理员提供的群号码实际上是QQ用户,一经转账,资金便进入对方的钱包,而付费者也进不了群。

  在记者了解情况期间,一位群友添加记者为好友,称QQ上的付费群聊一般是骗钱行为,去找境外的网站才是“正解”,并说“有资源一定要相互分享”。

  2017年12月21日,随着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郑某的归案,安徽铜陵警方成功破获挂牌督办的“5·22”特大微信物品牟利案。

  铜陵市铜官石城所长周扬参与了侦破工作,他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犯罪团伙在视频时隐蔽性很强,所作案微信号(主要是“普通群”和“VIP群”群主微信号)均使用国外代理服务器注册,国内没有任何注册信息和通讯记录,且微信号“存活”时间极短,一至三天就封号消失,如同“幽灵”,给侦查带来了很度。

  在QQ的查找页面输入“幼”进行搜索,列面使用女童形象、隐晦儿童的群聊大概有10多个。

  在微博中输入关键词“萝莉”进行查找,许多用户的头像都是着装的图片,内容也都充满挑逗性语言。

  “我前段时间在转转和咸鱼看到了转卖女童用过的袜子的信息,这种情况也相当于儿童,用户在注册成会员后就可以直接与卖家进行交易。”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举例说。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基金”(以下简称“女童”)管委会委员、众一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徐豪直言,当前儿童网站已经形成产业链。

  徐豪指出,大部分网站通过会员制等形式营利,或者用户之间进行相互的资源交易,且用户群体极为庞大,利润空间极大地刺激了这类网站和论坛的大量增长。

  徐豪提到,目前通过QQ直播、微信来儿童的案例不在少数,但是平台对于直播的管控比较困难,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

  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有银指出,虽然我国对于儿童的打击力度很大,但也会不断利用技术手段去突破,通过伪装网站信息继续有关儿童的内容,因为网站的服务器在境外,有很多备用域名,如果不能打掉服务器,就不能真正消灭这个网站。

  “首先是社会上有这么一群具有特殊癖好的受众,有这样的需求;其次是因为的猎奇心,都想去看一看什么是儿童;最后,对于组织者来说,他的营利方式是多样化的,例如网站上的广告或者会员制等,极易牟取暴利。”朱巍说。

  朱巍直言,儿童对社会具有极大危害性。制作、销售、购买儿童的行为,都是一种的追求的方式,属于非正常的犯为。并且,儿童网站对内容的,实则是对犯罪的,极易影响社会风气。

  王有银同样认为,未成年儿童属于,需要特别的。参与或制作儿童相关内容的行为均属于犯罪,将对孩子造成极大负面影响。

  徐豪说,制作和儿童的文字、图片、视频等都是违法犯为。明知儿童未满14岁,让其参与与性有关的行为,无论儿童是否自愿,都属于或猥亵儿童。这些儿童图片视频在产生过程中就已经对孩子的身心造成了严重,这类资源不断的同时,让危害也在大范围扩大,进一步刺激犯罪,让儿童更加。

  “网络儿童图片、视频泛滥问题越来越严重,利用网络猥亵儿童的案件也越来越高发,但我们却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发现、预警、监督、举报和治理机制,相关法律法规的有效性和专门性也需要进一步提高。”徐豪说。

  徐豪介绍说,今年3月,“女童”联合多位全国代表、政协委员提出,从法律法规上完善对网络儿童问题的。

  这份提到,目前我国立法对未成年人的力度不够。我国网络信息侵害未成年人隐私,更多被视作社会伦理问题,不属于严重违法行为。刑法对于持有、观看以未成年人作为制品题材的相关物品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制。

  2017年1月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布的《未成年人网络条例(送审稿)》第二十一条,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网络以文字、图片、音视频等形式、、、未成年人。

  这份指出,我国对制作、、浏览、持有包含儿童题材信息的行为,利用网络对未成年人实施侵害行为等未有明确。对此,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加大对网络儿童和网络猥亵儿童的打击力度。

  王有银,在立法上加强对儿童权益的,对浏览儿童网站并实施犯罪的群体的处罚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

  “从相关报道来看,这些罪犯一般都是重复性犯罪。因此,我们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处罚措施,例如严格罪犯的从业,他们从事与孩子接触较多的行业,提前告知居民此人有犯罪前科,规避其与小孩的接触。”王有银说。

  朱巍认为,当前我国对儿童网站的打击就是关停,而且很难在现实中现行,有时候表演者与拍视频的人并不是一回事,在查找、侦查等方面均存在一定的难度。但越是如此,越要加大打击力度,加大线上与线下的配合力度,对开设网站的人以及从事表演的人要下大力气打击。

  “除了在立法中作出明确,平台也应建立和完善网络儿童和网络猥亵儿童的举报和处理机制。”徐豪指出,对网络平台来说,也应当完善自查机制,畅通举报渠道,强化反应机制,充分利用技术筛查和人工干预,决不能让有害儿童的内容,更不能为了“流量”而不顾法律。对执法机关来说,应当建立多部门的联合监管机制,形成强有力的监管,对涉及儿童的视频等应细化分类管理,实施分级制度。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1504002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