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LHF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531-85927238

全国咨询热线



山东LHF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先生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产业研究

“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助力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

更新时间:2020-04-24 08:12 点击数: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全人类面临了一次“数字化”大考,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互联网和数字化对于经济和社会的重要作用。

  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为加快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助力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提出了多项举措。

  其中,《方案》中首次提出“构建多层联动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将产业互联网上升至国家层面,、平台型企业、行业龙头企业与中小微企业等多层联动,通过推进企业级数字基础设施、核心资源的,引导平台企业、行业龙头企业整合资源等方式,共建数字化技术及解决方案,助力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最终实现整体经济的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国民经济管理系教授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方案》的发布助推数字化的发展,特别是对企业来说节约了交易成本,加快了运转周期;提高了企业的产出率和生产率,数字化投资,相当于基础设施,一次投资,长期收益。通过数字化,提升了企业的全要素生产,提升了企业技术,所以对生产率提升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另外,数字化的另一明显特征就是,促进企业线上线下的一体化,实现了经济现代化的目标,使企业能够形成完整的交易链。

  有人认为,17年前的SARS成就了马云、刘强东电商的成功,17年后的新冠疫情促进了数字化生态发展,促进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

  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洪涛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实践证明,在疫情期间一些数字化转型较早的企业,大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涌现了良品铺子、林清轩、红蜻蜓等许多优秀企业,以及许许多多非接触业态(无接触交易、物配、支付、服务)的创新发展。相反一些实体企业没有数字化转型,或者转型较慢的企业受到的影响较大,当然新冠疫情对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影响巨大。因此,“上云用数赋智”促进我国经济加快数字化转型意义重大而深远。

  据有关机构研究测算,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比例约25%,远低于欧洲的46%和美国的54%。即使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很多中小微企业都是依靠外力,被动应对。

  国家发展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企业的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着“不会转”“没钱转”“不敢转”的难题。

  “不会转”,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基础差。据了解,我国有超过55%的企业尚未完成基础的设备数字化。多数开展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也基本处于“上云”阶段,对深度的业务“用数赋智”推进不够;二是门槛高。数字化转型服务机构、共性服务设施严重缺乏,数字化设计、仿真、测试、验证等建设往往需要企业自己投入,而中小微企业又往往做不了。

  “没钱转”,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成本高。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应用成本仍然偏高,硬件装备或替换成本也很高。据测算,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税后利润仅为3-5%,转型成本承受不起。二是贷款难。据有关研究数据,我国中小微企业贷款额仅占银行贷款总额25%,企业信用信息覆盖率为21.4%,广大中小微企业难以覆盖,特别对于轻资产运作的公司,缺少可信抵押资产,贷款十分困难。

  “不敢转”,是因为:一是周期长。当前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通用性解决方案仍较少,可借鉴案例少,很多需要企业自己摸索,见效慢。很多企业怕还没过阵痛期,就先死掉;二是协同差。企业上下游、产业链间协同转型不够,数字化产业链和数字化生态未建立,一家企业难以带动上下游企业联动转型,无法形成协同倍增效应和集群效应。

  对此,《方案》推行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服务,大力推行数字化转型。针对“不会转”,提出的针对性举措:一是加强平台赋能,帮助中小微企业转型;二是强化公共服务,降低转型门槛;其次,针对“没钱转”提出,推行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服务,降低转型成本。同时,探索“云量贷”,缓解贷款难;另外,对于“不敢转”提出的针对性举措是,树标杆示范和应用场景,引导企业快速转型;同时,打造跨越物理边界的“虚拟产业园”和“虚拟产业集群”,充分发掘企业间协同放大效益。

  有关负责人表示,大力推行数字化转型,短期内,助力企业快速脱困,减小运营成本,缓解订单及供应链压力,同时培育强大国内市场,对冲可能出现的出口下降;中长期,进一步发挥数字经济牵引作用,打通数字化转型链条,激发企业数字化转型内生动力,激发新的消费和投资需求,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

  数字化转型潜力巨大,且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向三四线城市下沉,当地企业数字化转型受到了更多关注。

  告诉记者,相对于一二线城市的发展,三四线城市还存在一定的数字化鸿沟。虽然国家网络建设已经推广到三四线城市,但受客观条件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另外,在三四线城市推广方面,还存在软问题,如陈念接受程度,法律服务跟进和金融服务普及。

  认为,三四线城市的普惠金融需要长期,只有长期配合数字化转型相关工作,才能在最终收获成效。

  “从大多数县域经济来看,数字化经济发展需要一个顶层设计和一个整体的框架体系。”洪涛告诉记者,这就需要“借用”现有成熟的电商平台,在这些平台上开特色馆、开旗舰店,这比自己再建一个类似的平台,要轻松的多也会实惠的多。

  洪涛表示,其次“引进”电商人财物资源,一般而言,大多数县域范围内都缺乏电商人财物资源,就地培养需要较长的时间,因此引进电商人财物资源是一个投资少、见效快的好的方式;另外,“培育”本土化的数字化电商企业、供应链企业,这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如果不培育本土化的数字化企业,就不可能接地气,就不可能持续发展,县域数字化就容易变成“花架子”。

  “在这个顶层设计的基础上,再开展县域经济的5个方面的赋能,即服务赋能,推进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示范赋能,组织数字化转型示范工程;业态赋能,开展数字经济新业态培育行动;创新赋能,突破数字化转型关键核心技术;机制赋能,强化数字化转型金融供给。从而促进县域经济数字化转型。”洪涛进一步指出。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1504002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