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LHF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0531-85927238

全国咨询热线



山东LHF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先生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政策法规

赛珍珠: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错误的

更新时间:2020-01-27 07:13 点击数:


  1962年,在美国一个会议上,美国作家协会赛珍珠(Pears.Buck,1892—1973),针对反对和处于经济困难时期中国的行为,发表了一篇。她说道:“各位,我知道中国,我在中国住过很多年,有很多朋友,我在南京教过书。我还记得我那些非常优秀的学生们,他们是在如何地奋斗、努力学习和掌握现代知识。……时常有人问,为什么这么高比例的中国人是卓越的人呢?是绝对卓越的人民呢?这是因为他们的历史很久,今年是黄帝4660年。在4600多年中,中国一代一代地经历过、贫困、死亡,只有最强的人、最聪明的人才能留存下来,弱者都死光了。……我对的是很信的,现在留下的中国人都常优秀的、杰出的、伟大的,值得尊敬的人。”

  在的第三段,赛珍珠说:“中国人是人类历史上杰出的一个民族,现在他们拼命地搞现代化建设,搞工业化建设。你们可以相信,他们会以闪电般的速度完成他们的工业化建设。……我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错误的,几年前,美国把通向中国的大门关闭了,应该尽早地,要和他们交流、对话,可以提,提,但不能这样绝交。我相信,这件事必须在最近完成,否则是对一个伟大民族的。”(《回忆赛珍珠》RobertTemple:MyMemoriesofpearlBuck,June18,1998)

  赛珍珠在原中央大学校园的故居。现今的南京大学北园的围墙是后砌的,赛珍珠故居正好在西墙根,是北园最偏僻的所在。这座小洋楼座西朝东(暗合了赛珍珠这位西人对东方中国的态度),两层,砖混结构,坡屋顶,屋顶有老虎窗。大门入口处有门廊,有四根古典风格的圆柱支撑。正是在这所普通的洋房里,赛珍珠和她的丈夫布克(时任金陵大学农学院教授,赛珍珠任金陵大学外文系教授)带着他们的女儿度过了十多年的时光,也就是在这所房子里,赛珍珠写出了她的作《放逐》和后来获得诺贝尔文学的《大地》等众多作品。

  赛珍珠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出生4个月,就被满怀“世界”教热情的父母亲带到了中国。她一生中的前40年基本上是在中国度过的,曾一度做过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外文系教授,并与师生及附近郊区的农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1938年,也就是赛珍珠回国定居的第三年,因出版长篇小说《大地》“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其描述真切而取材丰富,以及她在传记方面的杰作……使人类的同情心越过遥远的种族距离,并对人类的理想典型做了伟大而高贵的艺术上的表现。”(诺贝尔文学获评语)而荣获诺贝尔文学。

  事隔几十年,赛珍珠在的这段还让许多人记住并为之。她所说的黄帝,是辛亥前后,孙中山为了表示与满清王朝界线,根据东京历史学家的推算,改用由中华始祖黄帝开始的纪年(公元前2698),这个纪年在孙中山当选大总统后,曾一度流行开来并在部分地区特别是南方启用。在中国生活工作的赛珍珠记住了孙中山选定的这个中国人文始祖黄帝,并以这一年代为起始,论述了中国四千多年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中华民族的优秀。可以看出,历史年代的勘定,对整个社会和世界人类的意志都产生潜在的、多方面的重大影响。

  当赛珍珠这篇讲线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跨过辽阔的海洋,走进丰泽园那间普通的书房。随着两位巨人的大手握在一起,冰冻了20多年的中美关系的大门由此,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当尼克松于1985年9月最后一次来中国访问并参观了秦始皇兵马俑军阵后,曾说过这样一段深情的话:“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参观中国的过去,也有机会看到中国的现在,而且意识到未来中国的潜在力量。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来一百次也不能对它进行全面了解。”

  中国历史悠久,以及整个东方世界的神秘,不但一个外国总统无法全面了解,即是祖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也难一全面了解和诠释。

  当年孙中山起用的黄帝,由于界、在中国历史纪年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各门派的有识之士与之辈在一番相互吵嚷甚至了一阵子之后,最终把这个黄帝纪年搞成“没有”,方才。

  事实上,中国古代纪年,在庙堂和坊间就争论了2000多年,尤其是中国文明形成特色、繁荣的重要转折时期的夏、商、周三代年代学的勘定,更是争论不休,难有。当年孔子作《春秋》时,就曾战战兢兢地认为没有把握,并产生了 “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的感慨。而更早的夏代和商代,在后世子孙的心中已经很遥远了,遥远得如同朦胧的夜空中隐去的星际,只留下了一片迷惘与混沌。面对这一独特的历史场境,后世有不少极端的疑古派学者,在“不能全面了解”的同时,干脆放言:中国历史上的三皇五帝、夏、商、西周三代根本不是可信的历史,而只是一种传说或,“有的只是一点口头上传下来的史影罢了。”

  疑古派们至所以悍然对中国古代历史史实大胆怀疑和,自有有历史纪录的缺憾所在。尽管在起源的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历几千年沧桑巨变而未曾中断的惟有中华文明,但在文献上,中国最早的确切纪年,只有司马迁在《史记》中所追溯到的公元前841年,即西周元年,再往前,便模糊一片,难辨分明。可以想象的是,伟大的史学之父司马迁为编纂千秋《史记》,在考证自黄帝到夏、商、西周三代的具体历史年代时,一定是竭尽心力,百般穷究,反复推研,设法求本溯源,追之史实。但由于条件所囿,最终未能将中国远古文明的链条清晰而确凿地连接起来。这让后人在对太史公求真务实的产生敬仰的同时,也着难言的遗憾──这是司马迁的不幸,也是中国远古文明史的不幸。

  这双重的不幸,在历史长河的流动中,逐渐郁结为一枚情感的化石,在华夏子孙心中膨胀,它人们的血肉,牵动民族的神经。继司马迁之后的2000多年来,对于中国文明历史的探索,成为历代学者和仁人志士所追寻的科学理想和伟大志向。每逢盛世,庙堂民间,就有人站出来为中国古代史的研究做出努力和贡献,其中不少鸿学硕儒为此耗尽了一生的精力和心血。无数历史学家、自然科学家如班固、刘歆、皇甫谧、僧一行、邵雍、金履祥、顾炎武、阎若璩、梁启超、章鸿钊、刘朝阳、董作宾、唐兰、陈梦家、张钰哲等代代贤哲,从古代流传下来和不断发现的文献、甲骨文、金文、天文记录等透出或明或暗的蛛丝马迹,对东周之前的史实作了无数次论证与推断,但由于历史本身的纷繁杂乱以及研究条件所限,总是难以如愿。也就是说,司马迁当年所推定的元年(公元前841年),以前的历史纪年依然是重重,难以廓清。中国五千年文明的链条,特别是自黄帝以来至夏、商、西周三代的确切纪年,便成为最撩弦、催人遐想的千古学术悬案。

  上世纪九十年代启动的国家“九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向流传千年的学术难题发起冲击,经过历史学、考古学、天文学和科技测年学等不同学科门类的200余名国内一流专家、学者近5年的不懈努力,终于解决了一批历史纪年中长期悬而未决的疑难问题,廓清了遗留千古的学术,填补了中国古代纪年中最令人迷惘的一段空白。这是新中国以来中国古代文明史领域最为重大的研究,这项在弥补了中国古代文明史研究领域一个巨大缺撼的同时,也将2000多年来历代鸿学硕儒对三代纪年探寻的理想和求索的火种得以延续,了结一段困感迷惘了千年的学案。

  继夏商周断代工程之后,在期待中倍受世界进步人类关注,包括黄帝时代在内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再度开始,这项由国家发起,数百名相关学科顶尖科学家参入的人文科学工程,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基本探清中华民族文明的源头,为华夏文化生生不息、长命不绝的奥秘,找出内在的伟大驱动力,传香火于天下。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丰产支路16号中建大厦14层   电话:0531-85927238  传真:0531-85748658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15040028号-1  网站地图